9.0

2022-09-01发布:

小屁股女人高潮视频孤星寒月

精彩内容:

  第一章:天淩劫

  位于中原大地的長江以南,是個人傑地靈、山清水秀的地方,江湖門派衆多。
尤其是位于江南洛水城的天淩山莊,近些年來聲名鵲起,莊主葉天誠,年輕有爲、
天資卓絕,不到叁十五歲便已將祖傳的七星拳練至第七層,達到了頂尖高手的行
列,武林中罕有敵手。而十一年前迎娶了江南第一美人,天山劍派的大師姐趙青
青,更是轟動江南武林,羨煞一衆青年俊傑。只是礙于葉天誠絕強的實力,倒也
無人敢去上門惹事。

  百年前正魔大戰,魔道被正道壓制後,江湖上早已難見魔道蹤迹,除了正道
各派偶爾的內鬥外,江湖已風平浪靜很長時間。然而就在叁個月前,武林中似乎
發現了魔道蹤迹,卻並未引起正道各派的重視。直到兩天前,號稱江南最強門派
之一的無影門被一夜滅門後,各派才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難道傳說中的魔門又
要卷土重來了?

  此刻在天淩山莊內院,葉天誠急切的拉著一男一女兩個孩童,快步走向後院。
男孩名叫韓蕭,剛滿十二歲,是葉天誠從小收養的義子。女孩名叫葉沐雪,年僅
十歲,卻已出落的異常標致,長大後必然是個十足的美人吧。

  「蕭兒,你帶著小雪快從後院密道中離開!」

  「義父,您這麽厲害還打不過他們嗎?」在男孩的心中,眼前的義父是近乎
無敵的存在,爲何會如此急迫的送他們離開,男孩充滿不解。

  「這次魔道高手盡出,我們準備不足,恐怕難以善了。你向來穩重懂事,義
父將小雪交給你照顧,可以做到嗎?」

  「義父放心,蕭兒一定會照顧好小雪,用生命守護小雪」看著男孩一臉堅毅
的回答,葉天誠愁容的臉上總算露出一絲欣慰。

  隨即慈祥的看向女孩,蹲下身子後撫摸著女孩稚嫩的臉頰:「小雪,從現在
起,要聽韓蕭哥哥的話,明白嗎?」

  女孩眼中微微泛著淚光,卻也堅定的點了點頭:「嗯,爹爹放心,雪兒不任
性了,會聽哥哥的話,您和母親一定要來找我們。」

  葉天誠淡淡一笑:「爹娘會來找你們的,現在時間緊迫,你們快些離開,一
直往前走,走出山莊,越遠越好。」將兩個孩子送入密室後,看著兩人的背影漸
漸消失,男子臉上露出決絕的表情,果斷將鐵門關閉後,一拳摧毀密室的鐵門開
關,隨即轉身朝前院快速沖去……

  此時的山莊前院已被魔道攻陷了大半,一身淡綠色長衫的趙青青與一個黑衣
人的交戰中略占上風,葉天誠緊繃著的心弦稍稍放松,深知夫人的天山劍法已經
練至第六層,黑衣人絕不是她的對手,雖然如此,他還是決定先幫夫人解決掉黑
衣人。

  就在葉天誠準備出手時,左右及後方猛然沖出叁個黑衣人,兩刀一劍同時向
他襲來,直取命門。情急之下葉天誠避無可避,雙手結拳,左右兩拳互擊,頓時
拳風四射,一招便將叁個黑衣人擊退,叁人嘴角皆流出一絲鮮血。葉天誠想要乘
勝攻擊,突然覺察到頭頂有一股強烈的壓迫感,擡頭望去只見一個黑衣紫袍的蒙
面人從天而落,掌心朝下向他攻來,攻勢之強遠超之前那叁個黑衣人。當即不敢
大意,運足內力後,猛然朝上轟出兩拳回擊,拳風有雷電之勢,所過之處伴隨著
一陣陣風哮電閃。拳掌之勢還未觸及便已發出劇烈的碰撞聲,一陣陣強大的氣勁
沖向四周,院落裏的建築物損毀了大半,所有內功較差之人都紛紛避讓,躲到遠
處。片刻後余波消散,葉天誠與那已然落地的蒙面人雙拳雙掌各自都在微微顫抖,
顯然都不輕松。

  「哈哈哈……都說葉莊主是當世豪傑,七星拳更是霸道威猛,今日一見果然
不虛。」蒙面人大笑著說道。

  「這些年正魔雙方一直相安無事,你到底何人,爲何要攻打我山莊?」

  葉天誠此刻心中甚是震驚,剛才短暫的交手便已察覺到蒙面人的內功之強當
世罕見,不弱于他,而那四個黑衣人也都是武功高強之輩,放在江湖上皆是一流
高手。若只有此四個黑衣人,葉天誠倒還是有些把握的,只是眼下出現這麽一位
不弱于自己的蒙面人,而山莊內只有他和夫人有實力與這幾人對抗,其余之人都
是武功平平,且已死傷大半,心中不免多了幾分擔憂。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葉莊主怎麽選擇?」蒙面人不以爲然的說道。

  「恕在下愚鈍,不知道閣下何意?」葉天誠想盡量拖延一點時間,期盼著能
有武林同道趕來相助,可惜距離天淩山莊最近的無影門兩天前已經被滅,其它門
派最快也要一天時間才能趕到,心知希望渺茫。

  「交出玄陰珠可保天淩山莊平安,否則屠滅山莊。聽聞尊夫人貌美如花,乃
是江南第一美人,今日一見果不其然,雖已叁十有余,卻也風韻猶存,輕易死去
的話就算你答應,我這幾個手下也未必會答應呢,葉莊主可要考慮清楚。」聽到
蒙面人此言,魔道衆人目露淫光,發出陣陣淫笑。

  「我不知道什麽是玄陰珠,從未聽說過,天淩山莊也無此物,你們應該是找
錯地方問錯人了。」

  葉天誠見魔門衆人出言侮辱愛妻,心中甚是惱怒,緊握雙拳,發出嘎嘎嘎的
響聲,只是敵強我弱,硬是強忍著未出手。趙青青聽後也是一臉羞憤,作爲天山
劍派的大師姐,自小天賦出衆,受到一衆師弟師妹的愛戴和尊敬,行走江湖後更
是獲得了江南第一美人的稱號,追求者絡繹不絕,在同輩中猶如衆星捧月,嫁給
葉天誠後,同樣是受到丈夫的極盡疼愛,從未受過如此羞辱。

  「看來葉莊主是拒絕了敬酒,那只能吃罰酒了。」隨即側頭看了一眼四個黑
衣人後,率先出手攻向葉天誠。

  黑衣人心領神會,四人圍成一圈將趙青青剛困在其中。葉天誠剛與蒙面人交
上手就發現了夫人的困境,正要去解救,無奈蒙面人一直攻擊他,不得不全力應
對。片刻間兩人已交手數十招,誰也奈何不了誰。葉天誠心中甚是著急,趙青青
雖然也是聞名武林的女俠,武功自然不弱,但對面四人的圍攻,恐怕撐不了多久。

  「啊……夫君!」趙青青終是不敵四人的聯合圍攻,長劍落地,已不省人事。

  葉天誠見狀再也顧不得蒙面人的攻擊,奮力回擊後,轉身便要前去解救。蒙
面人乘著葉天誠方寸大亂之際,從背後點住了葉天誠的穴道,再也難以動彈。

  「葉天誠,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再問你一遍,玄陰珠在哪?」蒙面人一邊抓
住葉天誠的衣口一邊問道。

  「放了我夫人,待她離開後,我便帶你們去取玄陰珠。」

  「你當我傻嗎?葉天誠,看你嘴硬到什麽時候,哼!」蒙面人說完後也不再
理會葉天誠,而是朝著趙青青走去。

  趙青青昏迷不醒無力的低垂著玉首,被一黑衣人從身後架起以防倒地。只是
這黑衣人的手臂從趙青青腋下穿過後,雙手竟直接攀在了美人飽滿的胸部上。見
蒙面人走過來,這雙手才往後縮了縮,安分了一些。

  蒙面人手指托起趙青青的下巴,看著美人玉顔緩緩擡起,正想要親吻上美人
的櫻唇,突然意識到自己此刻蒙著面,心中甚是不爽。隨即改變目標,脫掉趙青
青的上衣,露出薄薄的白色裏衣,白衣內的黃色肚兜若隱若現。蒙面人一把將趙
青青拉入自己的懷中,一只手沿著美人那柔美白皙的玉頸曲線,向下撫摸,片刻
後就摸到了胸前那團飽滿的嫩肉,以及頂端那顆柔軟的凸點。

  或許是敏感所在,當手指與胸前肌膚輕微觸碰時,竟傳來強烈的酥麻感,即
便趙青青處于昏睡中,也發出了兩聲輕微的呻吟。蒙面人覺察後,故意湊近到美
人耳邊道:「夫人,怎樣?是不是酥酥麻麻的,非常的舒服呢?呵呵…」話剛說
完,趙青青竟然輕輕的「嗯」了一聲,似乎是在回應著他。

  那只手繼續不規矩的在胸前作亂,白色的裏衣被擠入的大手淩亂的掀開,映
入眼前的是淺黃色的肚兜上緣,順著挺聳的曲線,握住了那軟棉的乳峰,輕輕揉
搓著。

  似乎覺得不過瘾,蒙面人伸出另一只手將白色裏衣徹底敞開,扯掉胸前淡黃
色肚兜。隨著最後一塊遮羞布的滑落,趙青青胸前已經一覽無余。這對令無數武
林人士魂牽夢繞的雪白雙峰就這樣暴露在衆人的視線中,頂端那兩顆殷紅的乳尖
伴隨著雙峰的抖動不斷的跳躍著。

  那雙惡手一改之前的溫柔,突然緊握住豐滿乳球使勁揉捏,原本圓潤的乳球
不斷變換成各種誘人的形狀,時而用手指捏住乳尖挑逗亵玩。

  倍增的酥麻觸感,忠實的傳達到趙青青的腦中,隨著蒙面人的揉弄撫玩,趙
青青的乳尖正不受控制的硬起,原本模糊的呻吟,也變的越來越清晰。

  魔門衆人看著香豔的畫面一個個口幹舌燥,褲裆挺翹,卻又不敢打攪到蒙面
人的興致。

  葉天誠此刻緊閉雙眼,自從愛妻胸前淡黃色肚兜滑落的那一刻起,他就再也
看不下去了,盡管內心怒火中燒,怎奈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看著心愛的妻子被
人淩辱亵玩,被魔門衆人肆意觀賞。他只好無奈閉眼,並暗暗運功試圖沖破穴道。

  被肆意亵玩的雙峰不僅刺激到了趙青青,也令蒙面人性欲大起。將趙青青擺
成跪下的姿勢,雙峰的高度剛好處于蒙面人裆部位置。脫下半截褲子後,掏出已
經膨脹到極限的肉棒,迫不及待的放到豐滿的雙乳中間。蒙面人雙手用力擠壓著
趙青青的乳球,緊緊夾著胯下的肉棒,乳球柔軟而富有彈性的觸感強烈的刺激著,
令蒙面人舒爽不已。

  肉棒不斷在雙乳間穿插,上下抽動。昏睡中的趙青青低垂玉首,伴隨著胸口
的撞擊不住的點頭,紅唇一次次輕吻到那根從雙乳中穿插而出的肉棒頂端,好幾
次用力過猛,肉棒直插入美人的玉口之中,迫使趙青青輕啓丹唇,似乎是在主動
口侍肉棒。

  在雙乳間連續抽插數百次後,蒙面人蓦然身體緊繃,動作驟然變慢,接著肉
棒快速離開雙峰,對準美人微張著的丹唇用力一挺,沒有任何障礙的插入到美人
玉口之中,同時一只大手扶在趙青青的腦後用力往自己的胯部按壓。肉棒在美人
的香喉內不斷的抖動著,一陣陣男人的精液噴射而出,通過喉嚨直達美人的腸胃。

  爽完之後,蒙面人也不急著拔出肉棒,先側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葉天誠,見
他雙眼緊閉,甚是可憐又可笑,嘲弄道:「葉莊主,好福氣,尊夫人真不愧爲江
南第一美人,瞧這對奶子這張小嘴,真是妙不可言啊,你不睜眼看看嘛?哈哈哈
……哦,對了,作爲正牌夫君的你,恐怕還沒嘗過夫人的深喉功吧,可惜被我這
個外人拔得頭籌了,可惜啊,可惜,哈哈哈……」

  「啊!!魔門畜生,放開我夫人!」葉天誠聽後,再也難以忍受,怒吼道。

  「葉大俠別急嘛,待我調教好尊夫人後,自然會還給你一個更風騷的夫人,
到時候你可能還會感謝我呢。」見葉天誠還不肯主動透露玄陰珠的下落,蒙面人
也不再理會他,繼續玩弄起趙青青。

  射完精液後的肉棒沒有絲毫減弱的迹象,依舊怒挺在美人的玉口之中。蒙面
人意猶未盡,繼續在玉口和香喉之間來回抽插,昏睡中的趙青青無意識的吞咽著
夾雜精液的唾液,給蒙面人帶來吸吮的異常快感。

  也許是肉棒太過粗壯,抽插片刻後,趙青青輕咳了幾聲,似乎有轉醒的迹象。
蒙面人覺察後,陰恻一笑,離開了美人的玉口,將趙青青放平在地上。腰間的絲
帶已經解開,美人身上的衣物淩亂的敞開著,裙擺停留在腰間,女人最私密的蜜
穴完全展露在眼前,黑色的陰毛晶瑩發光,那是女人動情後流出的蜜汁玉液所散
發出的光芒。

  「唔…唔…唔…」

  肉棒撞入花徑之時,趙青青玉唇微張,吐氣如岚,發出動人的呻吟。

  隨著不斷的抽插,趙青青細嫩的玉腿無意識的繞過蒙面人的腰間盤起交叉著,
青蔥般的腳指向內緊扣,腳板打直繃緊,腳踝交叉著向蒙面人的後腰用力束緊。

  美人臻首輕擺,喘息粗重,紅暈滿頰,不受控的欲念竟如洪水般的兇猛迅捷,
勢若奔雷。扭腰擺臀,擡胸挺乳,仿佛在暗示著男人享用她那嬌嫩的雙乳。

  伴隨著一聲聲的嬌喘,趙青青玉體顫抖著,竟是泄身得如此之快。

  「啊……夫君,用力……青兒好舒服。」劇烈的快感下,趙青青已漸漸轉醒,
半昏半醒中,竟把蒙面人當成了葉天誠。

  「是不是很舒服,還想要呢,夫人。嘿嘿……」蒙面人故意放慢抽插速度,
湊近趙青青耳旁,淫聲問道。

  「嗯……青兒……好舒服,好想繼續……別停下來。」趙青青急促的回應。

  「那請夫人告訴我,是不是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舒服呢?我的夫人。」

  「舒服,這次最舒服……親愛的夫君,求你快些肏我,青兒好想要。」由于
身體本能的刺激,趙青青迷迷糊糊的回應著,只求匍匐在身上『夫君』能夠加快
抽插。

  「若是別的男人呢,還可以肏夫人嗎?」

  「只要能讓青兒舒服就行,唔……別的男人也沒……啊!別的男人??」

  趙青青與葉天誠十一年來都極爲恩愛,心中早已容不下其他男人,哪怕是在
無意中的動情,想到的也是最愛的夫君。聽到別的男人肏她時,內心産生強烈的
抵觸,徹底清醒了過來。只是清醒後的現狀是殘酷的。

  「啊!!」

  趙青青見趴在她胸前的男人不是夫君後,一把往上推開蒙面人。覺察到自己
身上的衣服散亂,雙峰暴露在外,再回想起方才夢境般的淫蕩經曆,羞愧難當。
急忙抓住旁邊散亂的衣物,遮蓋住暴露在外雙峰。

  「狗賊,我跟你拼了!」

  趙青青羞憤不已,當即拍出一掌攻向眼前的男人。蒙面人見後,卻也不慌張,
只是腰部用力往前一挺。

  「唔…啊…」掌上的攻勢突然半途而止,轉而唇口大張,發出陣陣呻吟。

  趙青青沒意識到她的玉腿還一直盤在男人腰間,花芯中還有根肉棒停留著。
趁著美人再次失控之際,蒙面人加大速度和力度快速而猛烈的在蜜穴中抽插。同
時嘴巴攀上乳峰,盡情的吸吮挑逗著柔軟又彈力十足的乳肉。

  激烈的交歡中,本就情欲未退的趙青青再次情欲高漲,伸出柔若無骨的玉臂,
緊緊纏住身上男人的頸部,痙攣著挺起腰肢彈跳了數下,蒙面人只覺下身一緊,
一股軟流湧出。

  再次泄身後的趙青青恢複了些許神誌,微微側首便看見不遠處閉著眼睛面露
猙獰的葉天誠,此刻的他應該心如刀割吧。趙青青痛恨自己不爭氣,在心愛的丈
夫面前被惡人肏的高潮泄身,她怪自己太過淫賤,將惡人當作丈夫主動纏綿索求。
她流下一滴眼淚,腦海中不斷回憶著丈夫、女兒還有韓蕭的樣貌。

  「再見了,夫君,來世青兒依然做你的妻子」

  與丈夫在心中道別後,趙青青聚起內力破體而出,射出一道微弱的劍氣擊向
葉天誠,隨後嘴角溢出鮮血,竟是自絕心脈,已無生息。

  「不好!」蒙面人察覺到葉青青的異樣後第一時間反應過來,迅速拉起褲子
退開數步。

  「魔門的畜生們,我要你們陪葬!!」

  此刻的葉天誠被趙青青的劍氣解開了穴道,已然行動自如,全力催動自身內
力,將七星拳突破到極致,往地上猛打一拳,頓時地動山搖,方圓數十米內的地
面全部凹陷,在場衆人皆搖搖晃晃,難以站穩,在天上的千米之外出現了七個耀
眼的光芒,彙聚在一起後形成一個巨大的金色拳形,拳形上布滿著不斷閃爍的雷
電,以驚人之勢正往下急沖。魔教衆人想要躲避,卻發現身體受限,只能緩慢移
動,劇烈晃動的凹陷地面似乎擁有吸力,牽制著他們的動作。

  蒙面人此刻也慌了,急忙大喊道「祭司大人,還請出手相助!!」

  話音剛落,整個前院內所有的建築、花草、樹木、天空、地面……都變成了
暗灰色。葉天誠突然慘叫連連,天上的七星拳也驟然消散,一切都恢複了平靜,
只剩下葉天誠一臉慘白的在地上打滾。

  「堂堂魔門護法加四大長老,竟連這點事都辦不好,還需要我出手,你們可
知罪?」

  片刻後,整個前院的環境皆恢複成本來的顔色。一道冷淡的女聲傳來,不知
何時院內出現了一位紅衣女子,冷豔無比的臉上帶著一絲怒色。豐胸柳腰翹臀,
擁有令人窒息的完美曲線,但卻無人敢心生亵渎。

  魔門衆人險些命喪此地,此刻危機解除如釋重負,但見紅衣女子親至,紛紛
單膝跪地行禮,就連帶頭的蒙面人也低頭彎腰,不敢有半分不敬。

  「謝祭司大人救命之恩,沒想到葉天誠武功竟如此之強,是我等失職。」

  「此事先記著,看看葉天誠是否還活著。」紅衣女子看了一眼蒙面人後說道。

  「祭……祭司大人,淩……淩天誠……已經斷氣了」其中一個黑衣人探查完
後,戰戰兢兢的回道,深怕祭司大人一巴掌將他拍死,更怕祭司大人對他使用咒
術,那將是生不如死。

  紅衣女子聽聞後,冷哼一聲道:「『天地失色』的咒術足足耗費了我一個時
辰的施咒時間,本不會致葉天誠與死地,只是當時情況危急,葉天誠全力催動內
力難以控制,咒術強行破除掉他功法後,對他自身産生了嚴重的反噬,故而被自
身的內力震傷而亡。眼下葉天誠夫婦二人皆已身亡,玄陰珠下落不明,若是魔主
責怪下來,我也保不住你們。」

  魔門衆人皆冒冷汗,沈默無言。

  「祭司大人,葉天誠還有一對年幼的子女,料想已經逃走,玄陰珠極可能就
在他們身上。」蒙面人率先說道,衆人紛紛應允。

  「那你處理好此事吧,務必找到玄陰珠。」紅衣女子說完後,便飛出院落,
消失在衆人的視線中。衆人見紅衣女子走後,再次如釋重負。

  魔道屠滅了天淩山莊,尋遍山莊的裏裏外外都沒找到葉天誠的子女和玄陰珠,
又仔細尋找多遍未果後這才離開了天淩山莊,分成多路人馬繼續追尋那兩個孩童。

  經此一役後,一代武林豪傑葉天誠與他的天淩山莊一起永絕于江湖,一雙子
女亦不知所蹤。此事衆說紛纭,雖在江湖上短暫的引起軒然大波,但也就僅此而
已,武林各派並無人敢去主動招惹魔門……

———————————————

  兩天後……

  天空中飄著雨,雨點連在一起就像一張誰也無法逃脫的大網,地上一片泥濘。
在洛水城外往東五十裏處的一片荒野中,有個小小的簡易茅草房,房頂有幾處破
洞,雨水從洞中穿過,直落屋內。

  在漏雨較少的角落,一個小女孩安靜的閉著眼睛,依偎在男孩懷中,小女孩
精致的臉蛋微微泛白,似乎是身體虛弱導致。葉沐雪和韓蕭已經逃了整整兩天的
時間,眼下正是晚上,天又下著雨,外面一片漆黑,道路泥濘難行,實在是無處
可躲,勉強找到這麽一個破舊的茅草房暫避躲雨。

  韓蕭握著女孩的手,感受到沐雪指尖的涼,也感受到自己心底深深的痛,他
將外衣脫下蓋在女孩身上,然後緊緊抱著她,心中暗暗發誓絕對不再讓任何人傷
害到她,包括老天爺。

  「哥哥,雪兒好怕,爹娘怎麽還不來找我們」不知何時,女孩睜開了眼睛,
看著男孩說道。

  「雪兒不怕,哥哥陪著你。義父他們也一定會來找我們的。」

  男孩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回答,以義父和山莊的實力,如果安然無恙,前兩
天就應該來找他們了,此時還沒有看有人來找,八成是出事了,但不願女孩太過
傷心,只能安慰著女孩。

  「哥哥你對雪兒真好,以後我們也會和爹娘一樣……永遠攜手相伴嗎?」女
孩純真的問道。

  「嗯,會的,哥哥會照顧雪兒一生一世,不讓雪兒受半分委屈。」男孩點了
點頭認真的回答道,此刻的承諾似乎已成爲他們相守一生的誓言。

  …………

  天亮了,雨停了,男孩先醒過來,摸了一下女孩的手掌和前額,還好,女孩
已無大礙,只是有些虛弱。

  女孩也醒了,看了一眼四周,再看向男孩,嬌嗔道「哥哥,雪兒好餓好渴。」

  「那雪兒乖乖待在這裏,哥哥我去給你找好吃的。」說完,男孩便朝著遠處
走去。

  正當女孩還在腦洞著哥哥會給她帶來什麽好吃的,卻看見剛離開沒不久的男
孩急匆匆的往回跑,男孩一把抓住女孩的手,說道:「雪兒快跑,魔門的人追過
來了!」

  帶著葉沐雪的韓蕭根本跑不快,不多時便被魔門衆人攔截住,六人將他們團
團圍住。

  「沒錯,就是這兩個小孩。」其中一人拿著畫像對比後說道。

  「嗨嗨……這次該當我們立大功了。」

  「別說廢話了,先把他們拿下再說吧。」

  就在魔門衆人說話之際,韓蕭率先出手,轟出兩拳,分別擊向前面的兩人。
他雖只有十二歲,但卻得到葉天誠的真傳,七星拳也已練成第叁層。

  衆人說話之時本就防備松懈,面對兩個孩童,更是不放在心上。誰想到男孩
突然出手,猝不及防之下,前面那兩人應聲倒地,受傷不輕,已無法站起。

  「雪兒,快跑!」在前面兩人倒地後,男孩果斷將女孩推出衆人的包圍圈。

  「哥哥,那你呢?」女孩往前跑出幾步後,回頭看向男孩擔心的問道。

  「你不知道哥哥我很厲害的嗎?快跑……我自有辦法脫身,一會兒就來找你。」

  男孩焦急的催促著女孩快跑,深怕她不肯獨自逃走。好在女孩也知道她留下
只會拖累哥哥,于是含淚轉首,卯足了勁往前奔跑。她不能讓哥哥的苦心白費,
只有她先安全了,哥哥才能心無旁骛的應付壞人。

  其余四人見兩個同伴突然倒地,剛反應過來時,女孩已經跑出去數十步了。
正要去追趕女孩,男孩再次出手,以一人之力攔住了他們……

  女孩感覺自己跑了很久很久,雙腿發軟,腦袋暈乎乎的,喘氣都有些困難。
突然兩眼一黑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她本就虛弱,又拼命跑了上千米,體力過度透
支。

  不知過了多久,遠處的空中出現一道人影,一身白衣如雪飄然而至,降落在
女孩的身旁。

  如果此時有人看見,一定會懷疑自己在做夢,甚至比夢中仙子還要美。只見
她身形苗條,長發披于肩後,用一根絲帶輕輕挽住,一襲白衣猶如畫中仙子,肌
膚勝雪,嬌美無匹,容貌絕麗,不可逼視,散發著清雅高華聖潔的氣質,讓人爲
之所攝,天底下任何女子見了恐怕都會自慚形穢吧。

  「嗯?怎麽會……是玄陰之體,竟有如此巧合?」白衣女子在查看了女孩的
身體狀況後輕聲低語。

  「也罷,既然被我遇見了,那便算是天意。」

  話音剛落,白衣女子抱起女孩化作一道白色劍光消失的無影無蹤……

小屁股女人高潮视频